考古发现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考古 > 考古发现  
江川甘棠箐旧石器遗址第三次考古发掘 都发现了什么?
贵州文化网-贵州文化资讯综合门户 发表于:2019-02-20 00:27:09 来源:搜狐 作者:旅途上者 点击: 评论:0

 2018年10月,由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玉溪市文物管理所、江川区文物管理所以及澄江县文物管理所联合组成考古发掘队,对江川甘棠箐旧石器遗址进行第三次正式发掘,发掘面积约50平方米,共布探方2个。目前,本次发掘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记者到发掘现场一探究竟。

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采取样本

第三次考古发掘的缘起

甘棠箐遗址位于路居镇上龙潭村西南约1.5公里处,抚仙湖南岸。由于该遗址地处一处沟谷的西侧阶地上,此处沟谷被当地人称为“甘棠箐沟”,因此该遗址在20世纪80年代被调查发现后,就被文物工作者命名为“江川甘棠箐旧石器遗址”。

甘棠箐遗址是1984年4月江川县开展文物普查工作时发现的。1986年6月、1988年9月及1989年2月,云南省博物馆的考古专家多次到该遗址调查,并采集到大量动物化石及少量石制品。

1989年秋,由云南省博物馆、玉溪地区文物管理所和江川县文物管理所的相关考古工作者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在该遗址进行了正式发掘,发掘面积约300平方米。这次发掘发现了大量的石制品和丰富的哺乳动物化石,以及灰烬层等史前人类的用火迹象。根据该遗址出土的玉溪剑齿象、湖麂、轴鹿等动物化石进行推断,研究人员初步认为该遗址处于旧石器时代早期。

清理发掘现场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甘棠箐考古发掘工地领队刘建辉告诉记者,为了进一步了解甘棠箐遗址的文化面貌,认识该遗址的石器技术和文化内涵,复原遗址所在地区的气候环境,分析和探索早更新世以来该区域古人类的环境适应策略、生存方式和行为特点,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由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玉溪市文物管理所、江川县文物管理所组成联合考古队,再次对甘棠箐遗址进行正式发掘,发掘面积约50平方米,发掘深度约6米,其中文化层厚度近3米,共清理出20个地层单元,其中14层至19层为遗址文化层。2014-2015年度发掘共清理出用火遗迹1处,出土石制品2万余件、木制品30余件,以及大量的动物化石和植物化石(包括大量保存完整的植物种子和果核化石等)。

文化层出露的化石

图片来源:云南考古

甘棠箐遗址发现的距今100万年左右的木制品、篝火遗存

图片来源:云南考古

经研究,动物化石中的部分标本表面分布有人类切割和砍砸的痕迹,植物化石中有部分为可食性种属,这些证据均显示出古人类狩猎采集的生计方式。木制品的发现不但填补了国内相关领域研究的空白,它也是目前我国乃至东亚地区发现时代最早的木制品。由于甘棠箐遗址重大的学术价值,被国家文物局评选为“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通过此次发掘和研究工作,遗址各类信息共同构建了旧石器时代的早期阶段,我们的祖先以抚仙湖为邻,随着湖水的进退进行季节性的生存活动,他们狩猎和肢解动物,采集果核和种子维生,制作石器和木器,燃烧着篝火,延续和创造了狩猎采集时代人类文明的曙光,谱写了独树一帜的木与火之歌。

遗址中出土的骨器

图片来源:云南考古

“2014-2015年度的考古发掘和室内整理工作结束之后,研究人员与国内外学者一起对甘棠箐遗址的各类遗存和信息进行了深入研究,研究中发现此次发掘所取得的木制品材料还不够丰富,对木制品的埋藏学考察和遗址形成过程的研究还相对薄弱。”

刘建辉说。为此,2018年获国家文物局批准,对甘棠箐遗址进行第三次考古发掘。

第三次发掘获得了丰富的遗物

“本次发掘我们严格遵守《田野考古工作规程》,广泛开展多学科综合发掘、研究工作,积极运用现代科技成果及数字化考古技术,努力为今后的学术研究和文物保护打下坚实的基础。”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甘棠箐考古发掘工地副领队阮齐军向记者介绍了第三次考古发掘的情况。

现场发掘出土的鹿下颌骨

阮齐军告诉记者,与2014-2015年度的发掘工作相比,本次发掘无论在工作理念和工作方法上都有较大的改进与提升。

▲第一,在清理发掘的过程中更加注意遗迹和遗物的时空分布关系,注重遗迹和遗物在平面上与地层堆积序列上的分布状态、变化轨迹。

▲第二,在清理发掘中更加重视遗迹和遗物埋藏状况的测量与统计。

▲第三,对在发掘过程中极其容易破坏的木制品进行更加细致和小心的清理以及更合理的现场保护。

▲第四,发掘过程中更加注重多学科合作,引入更多的科学技术和分析手段,以期能更全面地揭示遗址的内涵和价值。

▲第五,更加注重科学采样工作,运用埋藏学和土壤微形态等各类样品综合考察遗址的埋藏属性及形成过程;更加注重发掘资料的科学记录和数字化管理,借助RTK测绘、三维建模和考古工地数字化管理平台等设备和手段,科学记录遗址的发掘情况并实现信息管理的数字化。

“考古,并不像电视剧里、小说里的那样,惊险又刺激。相反,我们的工作十分单调乏味,又需要非常细致和耐心。”

玉溪市文物管理所所长杨杰告诉记者,由于气候异常,连日阴雨,导致工地比原计划延迟开工。自从考古发掘队“驻扎”以来,所有人克服简陋的环境和条件,紧张地开展挖掘、采集等工作。

现场发掘出土的鹿角

记者获悉,在更加科学合理的学术理念和工作方法的指引下,以及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2018-2019年度甘棠箐遗址的发掘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这些重要成果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其一,本次发掘获得了更为丰富的珍贵遗物,尤其在木制品的数量上有较大突破。

▲其二,通过更大范围的发掘,对遗址地层堆积的分布情况、古人类对遗址的空间利用和功能分区情况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

▲其三,多学科专业人才的协调合作为今后的进一步研究提供了更为坚实的基础。

▲其四,植硅体分析、残留物分析、古DNA分析、土壤微形态分析、埋藏学分析等新研究手段的引入,为遗址的深入研究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其五,进一步夯实了遗址的年代学研究工作,建立滇中高原乃至西南地区旧石器时代早期的年代和文化序列。

刘建辉告诉记者:

从多次发掘成果来看,甘棠箐遗址是一处非常重要的中更新世旧石器时代早期旷野遗址,其文化层堆积较厚,遗物丰富,对探索研究我国西南地区旧石器时代的人类技术和行为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该遗址得天独厚的埋藏条件使木制品和植物化石等有机质遗物得以保存,为人类留下了极其重要的文化遗产。

据悉,这次发掘工作结束后,遗址的整理和综合研究工作随即展开。目前甘棠箐遗址正在积极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贵州文化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贵州文化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果侵犯贵处版权,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站出处写"贵州文化网"的所有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等)均受版权保护,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到:
更多精彩内容首页 > 历史考古 > 考古发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Copyright 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2003314号-2 贵公网安备 52050202001313号 主办:贵州文化网融媒体中心